相关文章

家用收益 运行状况如何?探访12年前中国家用光伏的首个安装户

在自家屋顶装太阳能发电系统每月能省多少电费?上海的屋顶太阳能板倾斜多少度才能获得最高的发电效能?

一位退休多年的上海市民,已经自筹资金在自家进行了长达12年的家庭光伏发电系统安装实验,采集到了第一手的实验数据。而从2017年开始,他又把研究重点放在了太阳能余电利用新途径和上海地区太阳能电池板安装最佳倾角这两件事上。

赵春江家屋顶的南侧安装了40平方米的太阳能电池板

该家庭光伏实验室的主人叫赵春江,他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从目前的实验数据来看,在上海地区安装太阳能电池板的最佳倾角应该是10-15度之间,而非此前外界认为的理论值(20-25度)。

赵春江家门口挂着一块“上海电力学院太阳能研究所实习基地”的牌子。

近一年仅购置实验设备就花掉11万元

4月19日上午,申城阳光明媚,在松江一处郊区别墅的屋顶上,40平方米的单晶硅太阳能电池板以25度倾角面向阳光,发出幽蓝的光。小院门口,挂着一块“上海电力学院太阳能研究所实习基地”的牌子。这里,就是上海电力学院太阳能研究所名誉所长赵春江的家。

“我已经退休四年多了,现在每天的时间基本上都花在自己做实验上,就是想摸索出上海屋顶搭建太阳能电池板的最佳数值,为未来居民家庭光伏发电积累一些经验。”65岁的赵春江说着,把澎湃新闻记者迎进一楼朝南的一个小房间——房间中间是一张长条形的实验桌,上面摆放着赵春江花了约4.8万元人民币从日本购回的制氢机,还有他从其他地方买来的储氢罐、燃料电池、锂电池,组成了一个“家庭PV发电、储电、供电系统”。

赵春江说,他正在给家里太阳能发电系统用不完的余电,寻找一个并入国家电网出售之外的新途径——制成氢气存在储氢罐里,需要用电时再把氢气从储氢罐里导出来,通过燃料电池转换成电能和水。

一边说着话,赵春江一边打开了储氢罐的阀门,转瞬间,燃料电池转换出的电能就带动了四只小风扇快速转动,另一侧的导管内则滴下氢气转换电能后的产物——水。他说,2017年6月至今,自己做这个家庭微电网实验已经花掉11万元,还不包括小型超级电容实验的花费。

其实,赵春江最为人所知的,是他“中国大陆地区安装家庭光伏发电系统第一人”的身份。

早在2006年12月,当时还住在闵行区莘庄镇的他就在自家小高层屋顶自费安装了国内第一套家庭光伏发电系统,22块太阳能电池板、逆变器、电表、交流保护开关和一套记录系统全部由他自己设计、采购并请安装公司上门安装,当时总价超过14万元。

从2006年到2012年的6年间,这座发电功率约3000瓦的家庭式太阳能屋顶电站天天无故障运行,日均发电近9000瓦时(9度电),除了供家里白天用电外,剩下的三分之一电量并入大电网,逆向“发”电。

2005年6月14日,上海出台了《上海市绿色电力认购营销试行办法》,鼓励单位和个人自愿认购绿色电力。但作为中国第一个吃螃蟹者,赵春江没有立即享受到家庭发电的甜头。

“刚开始,我家的太阳能屋顶发电不仅不赚钱,反而要多交电费。”赵春江苦笑着说,当时只有单相脉冲电表记录用户用电量。像他家这样逆向上网发电,脉冲电表照走不误,根本分不清用户是用了一度电,还是发了一度电。